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有没有准分子治疗白癜风的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8 16:41:4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有没有准分子治疗白癜风的,可以治好白癜风好的设备,龙南白癜风医院,云南白癜风发病原因,上海白癜风是否传染,江西能不能治好白癜风,江西白癜风会遗传吗

  

  肖基国在化妆间修饰眉毛

  台后的他

  多名同学也说,他基本不参加同学聚会,每天放学后便回了家。“人挺老实的,也是个慢性子。”

  他将手机连上WIFI,不时翻看,时而抽上一支中华烟。“我都不敢开4G信号,加的群太多了,流量遭不住。”

  3月18日下午,他接到成都的一个电话,关于麻将机代言的咨询。考虑到对方是老家的人,他给了一个友情价。

  如果真没人请他表演了,他打算和朋友开一家传媒公司,在圈内继续混下去,运作商演和拍戏的“一条龙服务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 姚永忠 摄影报道

  一次在广州参演一部电影时,路透社记者跟踪采访,他的“奥巴马”形象随后登上了BBC、华盛顿邮报等世界级媒体。

  “我不能只靠模仿奥巴马,要从奥巴马变回自己,希望大家今后记住我是肖基国,肖基国是一名演员,而不再只是‘奥巴马’。”

  2017年3月14日,早上8时许,北京北三环旁的一单身公寓楼下,一个不起眼的年轻人头戴鸭舌帽,一身休闲服装,正准备吃早餐,然后到学校上课。

  他叫肖基国,四川内江人。

  8年前,他是千千万万个进城务工青年中的一员,拿着每月2000的工资,在广东一家工厂当保安。

  8年后,因容貌酷似奥巴马,他迅速红了,“年收入上百万”。

  然而好景不长,奥巴马很快卸任了。商演明显减少后,这个被时运推上人生巅峰的小人物,未来之路该怎么走?

  如今,肖基国多了一个新身份:北京电影学院学生。在北京电影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影视表演专业“进修班”学习的他,想在表演路上走得更远。

  奥巴马卸任

  转型·新烦恼

  跟走红时相比 演出时间明显减少

  今年1月20号,随着新一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,奥巴马也正式卸任。在可以预见的未来,不再是美国总统的奥巴马曝光度必然会大大降低。顶着“中国版奥巴马”光环的肖基国也担心自己的饭碗受到影响,甚至有一天没人再请他去演出。“我也庆幸自己在奥巴马卸任前红了,幸好不是卸任之后,否则很可能红不了。”肖基国说。

  这样的顾虑,经纪人陈玉冰也不是没想到。早在陈玉冰和肖基国签约时,便向他指出:“一年半之后,如果还不转型,很可能没有人找你了。”百度百科显示,陈玉冰是香港著名的电影监制、经纪人,曾经是周润发、杨紫琼等巨星的宣传代理。陈玉冰认为,奥巴马卸任后,肖基国扮演“奥巴马”的商演肯定会受到一些影响,但她也不清楚影响的程度会有多大。

  或许一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。

  2015年9月底迅速走红,至2016年1月底频繁走穴揽金4个月后,肖基国在2016年春节后开始闲下来。肖贵玖回忆说,在儿子最忙的4个月中,每个月最多在家待十来天,有时一个月都回不了家。但在此后的几个月,儿子每个月要在家待上一二十天,出去演出的时间明显减少了。肖基国坦言,2016年春节后外出演出比此前少了一些。他还解释说,这也因为每年春节后的几个月都是商演的淡季。不过在奥巴马卸任后的一个月,他仍接了数场商业演出。

  在今年2月底新学期开学以来的20天左右,肖基国都未离开学校,没有出去参加任何商演和拍戏。“这段时间是淡季,一些公司年会都是下半年才搞,那时商演才会多。”肖基国说,春节前后未上课那一个月接了几场,去了陕西和上海等地。目前,也有人找他接洽过拍戏的事,但还没定下来。

  3月18日下午,肖基国接到成都的一个电话,关于麻将机代言的咨询。“打电话的人是我老家的,以前我们见过。”肖基国说,考虑到对方是老家的人,他给了一个友情价。但具体多少,他不愿透露。

  “我不是奥巴马”

  转型·遇尴尬

  出单曲演电影 播放量并不理想

  自己的“短板”,肖基国也不是不清楚。一次又一次在商演中扮演“奥巴马”,他早已驾轻就熟。每次他都是西装、领带加上“奥巴马”式的板寸头,再画一画眉毛,上台比划几个奥巴马的标志性动作,说几句别人根本听不懂的“英语”,再唱几首歌。

  肖基国渴望转型。他在商演的同时,也接拍了一些戏,在一些电影中扮演角色甚至担任主演。陈玉冰也说,为了帮助肖基国转型,她在去年介绍肖基国拍摄的5部电影中,都去除了“奥巴马”的形象。去年春节后,内心的想法加上爱好唱歌,他花钱请人作词谱曲,开始谋划以一首单曲唱出内心的声音。9月,他出了个人单曲《我是欧巴》,歌中反复唱出“我不是奥巴马”。这首单曲并无收入,制作花了多少钱,他也不愿说。“如果只是模仿,一辈子都是模仿秀。我就是想以唱歌的方式告诉大家:‘我不是奥巴马,我是肖基国’。”

  肖基国也认识到,和专业演员相比,他在演技甚至文化知识方面都有不小的差距。“有一次拍摄,我将‘颠沛流离’念成了‘颠肺流离’。”在爱奇艺视频网站上,有他2015年以来主演的《超级特工档》、《武则天降妖记》、《2017新男女关系》和《七娃捉妖记》4部网络大电影,最高播放量302万次,另有2部播放量过百万,2月28日新上映的《七娃捉妖记》播放量最少,目前62.8万次。他也清楚,与不少网络大电影动辄上千万甚至数千万次的播放量相比,这样的播放量比较差。

  去年七八月份,他通过经纪人偶然得知,北京电影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影视表演专业“进修班”在招学生。一直渴望转型的他在和经纪人商量后,便决定去试一试。在经过唱歌、表演等综合评定后,9月5日,他拿到了到该院影视表演专业学习的通知书。

  去年9月25日,肖基国到学校报到,开始为期一年的学习,学习内容包括“声台形表”四门课。“加上租房、生活等费用,学一年要花十来万,每周上五天课,一天6个小时左右。”肖基国说,“我想通过学习,在这条路上走得长远一些,我希望自己成为一名专业演员,让大家今后都知道‘我是肖基国,肖基国是一名演员’,不再只记住我是‘奥巴马’。”

  表演系学生

  转型·新身份

  北京电影学院上课 “老师指出我表演的问题”

  如今,肖基国多了一个新身份:北京电影学院学生。在北京电影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影视表演专业“进修班”学习的他,想在表演路上走得更远。“对一个演员来说,如果只靠模仿,戏路会很窄,必须要走专业路线。”如今,他每天骑着二手单车,从住处赶到2公里外的北京电影学院,学习表演。

  3月14日,一碗稀饭外加一笼包子吃下后,肖基国骑着一辆单车朝学校而去。这儿,距同处北三环旁的北京电影学院仅2公里左右,骑行只需10分钟。肖基国说,这辆单车是他读书后在附近自行车修理店花120元买下的。“新的更贵,还容易被盗,所以买辆二手的。”

  上午9时,表演课开始上课,该阶段学习片段演出,肖基国的6名同学演了电影《驴得水》中的一个片段。演出结束后,参演人员就各自扮演人物的性格及舞台形象塑造进行了分析,老师根据演出予以点评。这已是6名同学第3次演出这一片段,班主任兼表演课老师在点评中认为他们一次比一次演得好。然而,这一周的两天表演课上,肖基国都在看演出或听老师点评,并无表演机会。他说,因为搭档的同学最近都没到学校。没排上戏,他打算重新找搭档。

  “之前,我和同学搭档排的戏,老师也指出了我在表演方面的一些问题。”肖基国说,没到北影学表演前,他都是跑龙套时慢慢学习其他演员表演,走红后拍戏也有导演等指导他。经过半年的学习,他也学到了不少表演方面的专业知识。“现在回想起来,以前我在一些电影中饰演的角色,表情、动作还有台词都有些生硬,不自然。假如重新去演,我会多分析一下这个角色的人物性格、经历等,会演得更好。”

  肖基国的同学有的叫他肖基国,有的叫他“奥巴马”。班主任及多名同学记忆中,他经常请假,“可能是因为工作吧”。其他同学外出演出或拍戏都会在班群或朋友圈晒一晒,但他却很少晒,同学们也不清楚他请假做什么去了。对此,肖基国说,读书这半年,他确实时而出去拍戏或商演,但为了踏实学习,他也推掉了一些邀请。

  肖基国如今在北京的住处,是一间10平米的单身公寓,卧室、厨房、卫生间一应俱全。这里每月租金3000元,不包括水电费、暖气费。北漂那一年,他住在五环外的地下室,这样的公寓几乎是奢望。他将手机连上WIFI,不时翻看,时而抽上一支中华烟。“我都不敢开4G信号,加的群太多了,流量遭不住。”肖基国说,他除了上课和演出,偶尔和朋友聚聚,平时都待在宿舍,“一般晚上10点半就睡觉了。早上不上课的时候,起得比较晚。”

  肖基国的多名同学也说,他基本不参加同学聚会,每天放学后便回了家。“人挺老实的,也是个慢性子。最开始不熟的时候,我都不敢和他开玩笑。”其中一名同学说。

  假如最后没人找他商演了,他还会不会回到从前?“这不太可能。即使没人请了,我也不可能再回去当保安。”肖基国说,这一年多他有了一些积蓄和人脉,也算有了一些名气。如果真没人请他了,他打算和朋友合伙开一家传媒公司,在圈内继续混下去,运作商演和拍戏的“一条龙服务”。“我最初的要求就不高,能靠这个混饭吃就行。”

  小人物和大人物

  一张报纸,他的命运从此和奥巴马相连

  肖基国是内江市隆昌县迎祥镇凉山村人。2003年,初二还没念完的他辍学外出,先后在广州、东莞、佛山和清远打工,做过服务员,进过厂,当过保安,每月工资最高不到2000元。

  肖基国喜欢唱歌,在厂里拿过歌唱比赛冠军。2008年的一天,有同事突然说他长得和奥巴马很像。几天后他对着镜子着装,旁边报纸上恰好有奥巴马照片,他才知道奥巴马是美国总统。2012年初,肖基国花200元买了西服和领带,第一次以“奥巴马”的形象出现在浙江卫视中国梦想秀海选舞台上。随后肖基国又揣着不到1000元钱来到北京,然而酷似奥巴马的他并没有什么优势,连续几天接不上戏的情况如家常便饭。5月的一天,他发现有人在微信群打广告自称模仿张国荣。他也学着在群内打广告,自称“中国版奥巴马第一人”。广告发出去第3天,有人便联系他,让他去福建泉州的一个夜场演出,扮演奥巴马,唱唱歌。“我报价3000块包来回机票,对方同意了。”此后三四个月,肖基国每个月都会接到几场扮演“奥巴马”的演出、代言或微电影拍摄,出场费都是三四千元。

  找他去演出的人越来越多,大部分为商演,也包括一些代言、微电影或网络大电影。肖基国说,他的出场费和片酬也很快涨至5位数,多则七八万元。火了后的一年多,他的总收入在100万元左右,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商演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鹤壁白癜风医院